红楼梦:宁国府的焦大,活得比谁都清醒_贾府

红楼梦:宁国府的焦大,活得比谁都清醒_贾府
原标题:红楼梦:宁国府的焦大,活得比谁都清醒 红楼梦里有很许多小人物,虽然出场不多,但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比如出场一次就消失的茜雪,比如借着酒劲大骂的焦大。 焦大是宁国府的几代老奴,原文有一段尤氏对王熙凤介绍他的话,可以作为焦大的小传。 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,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;得了命,自己挨着饿,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;两日没得水,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,他自己喝马溺。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,有祖宗时,都另眼相待,如今谁肯难为他。 从这段话里,我们可以得出这样几个结论。 第一,焦大是宁府太爷贾代化那一辈的老人,年纪自然不小了,应跟贾母差不多。第二,焦大救过贾代化的命,且为了救活主子,又是偷东西又是喝马尿,这个功劳可不小。第三,贾代化在世时,焦大的日子好过许多,但贾代化去世后,贾府子孙对焦大便没有之前那般好。 焦大虽然是奴才,我们知道,贾府待下人向来宽厚,无功的尚且如此,更不要说有功的焦大了。这也是他之所以醉骂的缘由,而导火索便是他被派了晚上送秦钟的差事。 前面我们说了,焦大年纪不小了,尤氏也说:他自己又老了,又不顾体面,一味的喝酒,一吃醉了无人不骂。我常说给管事的,不要派他差事,权当一个死的就完了。但宁府管家赖二还是派了他差事,这里面其实隐藏了一个很大的问题,即贾府奴仆阶层不可调和的矛盾。 赖二是赖嬷嬷的儿子,而赖嬷嬷与焦大一样都是贾府的老奴仆,但两人的差距却越来越大,一个儿子都做了管家,孙子都做了官,而焦大还是一个人,整日喝酒骂人,不顾体面。 但不管焦大多么不顾体面,毕竟是一个上了年纪且有功于贾府的老人,赖二作为宁府管家,大晚上的派一个老人去送人,显然是不公道的,贾府难道还少办事跑腿的小厮吗? 显然赖二应该是看不惯焦大素日作为,也许因为焦大不服管,常常挑衅他,给他的管理带来了很多麻烦,所以他逮着机会就要给焦大一点颜色看看,让他知道,到底宁府谁才是大管家。 我们不由得还会想,焦大骂大总管赖二欺软怕硬也就罢了,毕竟是赖二黑更半夜派他去送人,公报私仇的意图太明显了。但焦大为什么后面连贾珍、贾蓉等宁府主子骂上了呢? 每次读到焦大骂贾珍贾蓉的话,就觉得酣畅淋漓。焦大虽然是个奴仆,但他却是宁府少有的头脑清醒,眼明心亮之人。你看他的一段慷慨陈词: 蓉哥儿,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。别说你这样儿的,就是你爹、你爷爷,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呢。不是焦大一个人,你们就做官儿,享荣华,受富贵!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个家业,到如今不报我的恩,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。不和我说别的还可;若再说别的,咱们红刀子进去,白刀子出来。 焦大这段话还算不上骂,而是陈述一个事实,他对宁府是有功的,而如今有功的人不仅没有受到优待,反而连贾蓉这样的小辈都敢骂他焦大了,还让人把他捆起来,这让焦大如何接受得了? 当然,焦大这段话也有夸大的成分,他把宁府后来的荣华富贵全都归功于他一人,虽然仗着醉酒有些自大,但焦大确实有底气这么说。如果当年不是他把太爷从死人堆里背出来,想尽办法救活过来,哪有今天的宁国府? 焦大显然是被激怒了,他可能没想到,自己当年救出的太爷,那般骁勇善战,知人善用,他的子孙却一代不如一代,个个安富尊荣,坐吃山空。说到这,我们都清楚地记得焦大醉骂的那段话,可以说是红楼梦里最“出名”的一段话: 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。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,每日家偷狗戏鸡,爬灰的爬灰,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,我什么不知道!咱们胳膊折了,往袖子里藏。 焦大这是隐忍了多久才骂出的一段话!也许他早就发现了宁府的肮脏,也许他早就发现了宁府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,比如贾珍和秦可卿,比如贾珍父子和二尤…… 但一次又一次,焦大想到了当日与太爷南征北战,才有了如今这些家业,他忍了。但这一次,他终于忍无可忍。没想到贾府的这些子孙,越来越不像,他虽是老奴,却也痛心疾首,怒其不争。 焦大,替宁府焦心,但又有些自大。焦大既是奴才,又不完全是奴才,他自称焦大太爷。我想,有时候焦大是模糊了自己身份的,他把自己当成了宁府太爷。 焦大最后被“揪翻捆倒,拖往马圈里去”“用土和马粪满满地填了他一嘴”,这样一个对宁府有功的老人,这样一个敢说真话的老奴,换来的不是被善待的安享晚年,而是被当作畜生一样对待。大概任何人都无法接受吧? 当年,他为了救太爷,自己喝马尿。如今,贾府子孙为了堵他的嘴,让他吃马粪。鲁迅先生说,焦大是红楼梦里的“屈原”,焦大若真能如愿到祠堂里哭太爷,他一定会跪在画像前,声泪俱下的吧? 作者:夕四少,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